1. <tfoot id='bIRh24Wno'><center id='XqSxf97HU'></center></tfoot><pre id='9arYF1kg4'><ul id='xYaYhFY7F'><style id='TGsH5yPp9'></style><blockquote id='4GDJ5tLSS'></blockquote></ul></pre><ins id='Huw5BkEHQ'><ul id='HXyjzLLEG'></ul></ins>

          1. <b id='hDjM2CwAe'><noscript id='ijgkQcYNP'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        1. <tfoot id='uj0PbiVWL'><center id='aPUUmAiXA'></center></tfoot><pre id='HYNbLD1An'><ul id='ryTlYrBDS'><style id='cA8rufX2g'></style><blockquote id='18jAxrXGO'></blockquote></ul></pre><ins id='yMrwKlUvE'><ul id='YEJvTVzUI'></ul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LYajDErG1'><noscript id='1hwlmty3h'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foot id='v7yjydTaP'><center id='LqjnWj3ux'></center></tfoot><pre id='p1sQuAXBX'><ul id='sEiJi8RLA'><style id='4NfGf2YAE'></style><blockquote id='LtVouWtQA'></blockquote></ul></pre><ins id='MZCpkdAtA'><ul id='vPWe97sLB'></ul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sxX6UoSYq'><noscript id='CP2IT4ERa'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foot id='X8Toc3ge8'><center id='PvVqW3yrz'></center></tfoot><pre id='fLLvg0Nkv'><ul id='oMew9Goz8'><style id='hKG1CEiko'></style><blockquote id='TtRF4qbdP'></blockquote></ul></pre><ins id='5Br3vXf9n'><ul id='7EAo8UjgB'></ul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lDXijkA0y'><noscript id='zGhC0YRyX'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赛车高手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山腹地书忠诚 一生无悔“红川人” 2018-08-06 阅读:269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深山腹地书忠诚 一生无悔“红川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0年前,火箭军某基地第一批官兵从西北高原挺进深山腹地,他们隐姓埋名、默默奉献,与艰苦斗争、与寂寞相伴,日复一日守护着“大国长剑”的安全,用鲜血和生命擦亮了忠诚的底色,孕育出闻名全军的“红川精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居深山,不畏艰苦寂寞;护国宝,责任重于生命。爱本职,崇尚科学严谨;壮国威,甘当无名英雄。”日前,在该基地“红川精神”发源地的某旅,一场生动的“红川演讲”正如火如荼地展开,他们之中有刚从城区转进的“新红川”,亦有扎根深山20多年的“老红川”,新老“红川人”把“红川精神”融进血脉之中,把理想信念融入神圣使命之中,用无声的忠诚标注矢志强军的红色基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分享其中的几篇演讲稿,与战友们一同领略“红川人”的壮烈情怀,感悟“红川精神”的深厚底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程师韩宝军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得失,矢志深山护长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虽然是一名新“红川人”,但早在23年前,我就与红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5年8月,大学毕业后的我来到某研究所。没多久,在同事的带领下我第一次来到“红川沟”,第一次领略到使命的厚重。这里的一切深深地震撼了我,让我感到肩上的使命有千钧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3月,因单位调整我和战友们从条件优渥的城市来到深山沟,成为真正的“红川人”。我告诉自己,“红川沟”是块宝地,它不但孕育了响彻全军的“红川精神”,更是我军旅生涯的主战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清楚地知道,在“红川”我是新兵,但是“红川精神”早已融进我的血脉。老单位领导曾几次想让我回去工作,可每当我拿起笔填写个人去向意见征求表时,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红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竟,当下正是部队组织结构重塑、使命任务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,也是专业人才思想稳定、单位战斗力稳步提升的重要时期,作为老同志,更应该在专业技术上领好路、党员干部示范引领上带好头,确保部队创新之路走得更快捷、更稳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一名老兵,不仅仅要当好武器专业方面的带头人,更应该是年轻人奋斗路程上的领路人。有的年轻干部转隶进山后,面对环境的落差,个人工作岗位的调整,选择了告别军营。他们的离开,是部队的损失,我深感惋惜和痛心。因此我经常对身边的年轻战友讲,不要轻易做出决定,与其想改变环境,不如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自己的能力素质上。在军营一天,就安心干好每一分钟,要对得起这身军装,对得起自己的青春年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深山中,在红川热土上,能够专心做一名导弹把脉人,为强军实践做出些许贡献,我收获了一份踏踏实实的骄傲和自豪,我愿倾我一生护长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导弹武器技安员刘建行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守寂寞,甘当无名“红川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伍25年来,我与“红川精神”同行,与“红川精神”一起成长出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名普通的导弹卫士,我的工作其实并不复杂,但要日复一日、月复一月、年复一年落实到每件武器、每个流程、每个细节,做到“绝对”准确,却是对每名导弹卫士最大的考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7月22日,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从警卫分队调整到导弹专业技术分队。宣誓的那一刻,我热血沸腾,真正感受到了“责任重于泰山,使命高于生命”。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压力,自己与战友默默守护的,不仅仅是一座座人迹罕至的大山,更是一个国家的战略安全支撑,对自己来说这是莫大的荣耀,也是最大的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专业学习上,做到了装备管理一摸准、技术参数一口清,成为同批战友中第一个独立上岗的人。为了提高专业训练精细化水平,我不断和自己较真,率先开展架线、滚球等平衡性模拟训练,常常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后来,我首创的“平衡训练法”成为部队专业训练正规化操作的标准,我的名字也第一次被写进单位装备正规化操作的“发展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守住初心,守住责任,不仅需要有长期与寂寞相伴的勇气,更需要有完成任务的高素质真本事做支撑。10多年里,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,以蚂蚁啃骨头的执着,先后自学了《工程力学》《导弹工程》等专业教材,还拿到了法律专业本科文凭。丰厚的知识储备,让我战胜了寂寞,还获得了“新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红川沟”的山很特别,春天是嫩黄色的,仲夏是墨绿色的,深秋是红褐色的,到了冬天常常是清一色的白,那是大雪覆盖原野的洁白的美……这山的颜色是寂寞的颜色,可“红川沟”连着国家安全,我们这支部队使命光荣、责任重大,我们守住的,不仅仅是寂寞,而是初心、责任和担当,是融入血脉的“红川精神”,是那份对祖国和人民沉甸甸的爱,是军人永远不变的忠诚本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装车驾驶员赵建波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“头车”,一生长伴导弹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不清执行过多少次任务,也数不清走过多少里山路,变的是年龄,不变的是初心,每一个热血青年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,我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5年,我入伍后被分到“头车”司机许玉强的班级,战友们说许班长驾驶着“头车”,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。一次执行导弹运输任务时,我近距离体会到了许班长的英雄气质。班长的“头车”带领着绿色的钢铁洪流,闻令而动、精确操作,安全圆满完成任务。那一刻,我心中的英雄梦也被点燃:“我也要开头车,当一个班长那样的英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管什么时候,什么情况,什么路段,只要你手握方向盘,就绝不能放松,要始终集中精力,时刻保持警惕……”许班长的教诲一直回响在我的耳畔。为了心中的英雄梦,我像一块海绵,汲取着前辈们的优良传统,传承着特装车驾驶员的工匠精神。很快,只有初中文化的我在同批兵中第一个单独驾驶特装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跟车队执行任务,我十分兴奋。上路后,我却忽然发现手心不停出汗,平日里几乎不假思索的动作变得迟滞无力,几次换挡都滑脱,踩油门的脚由酸变麻。“过度的紧张来自于对特装车辆和装备在运输途中‘脾性’的不了解、不托底,怕出事。”任务结束后,连队干部和老兵们一起帮我找出“病根”。后来,我主动参与吊装转载、捆绑固定、安全检查等工作,我要求自己不仅当好一名司机,更要对自己所运输的装备情况做到心里有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班长转业前,推荐我作为“头车”驾驶员的人选。“车里装上真家伙是一道坎,开头车又是一道坎”,老班长最后又给我上了一课。开头车像重新学习开车一样,标准不同,责任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作为“头车”驾驶员,每次任务前,我都会拿出地图,用心斟酌一遍整个行车路线的地形地貌,结合任务特点对驾驶员的心理素质、技术特点过一遍“筛子”。通过险难路段时,考虑哪个驾驶员通过这段路时可能会颠簸,哪个驾驶员可能会紧张,我都要及时提醒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友们都说我越来越像老班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医赵林风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品初心,坚守更显英雄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缘于1984年的国庆大阅兵,震撼于导弹部队的雷霆万钧。22年前,我从苏州医学院毕业时,毅然选择了来基地工作,成了一名“红川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2年过去了,第二炮兵变成了火箭军,我也从“小赵军医”变成了“老赵军医”。变的是称谓,不变的是担当。我先后服务治愈25000余名官兵,将4名官兵从死亡线拉了回来,带出26名医师和卫生骨干,还设计改造多台套医疗设备,提升了基层卫生队治病防病、防疫检疫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长期兼职放射医师工作,每年为数百名官兵进行体检胸透,加之以前设备相对落后,我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。2017年6月29日,我被诊断为甲状腺肿瘤。那一刻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我才46岁,上有80多岁的父母,下有未成年的孩子,哥哥罹患肺癌需要自己资助治疗,如果我真倒下了,这一家人以后怎么过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躺在病床上,我经常彻夜难眠,工作、同事、家人、自己的病情,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。我忘不了,第一次走进红川的那一天,大雪纷飞,门口的哨兵看见连睫毛上都冻着冰晶的军医,郑重地向我敬了一个军礼。我忘不了,第一次踏进阵地的那种激动不已与感慨万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里路远沟深,官兵如发生紧急病症,黄金治疗时间非常短暂,况且当时部队调整不久,很多转隶进山的官兵还处在适应期,很多老高工还在长期服药。我知道红川需要我,于是,我婉拒组织上让继续休养的建议,坚持尽快返回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下半年,哥哥和父亲先后病逝。接二连三的打击,不断的放疗化疗,都没有击倒我。为了导弹事业,红川官兵无怨无悔,这是责任;为了官兵,军医坚守岗位,这也是我的责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一名战士,就不能怕死,生病以来,组织上没有忘记我,始终对我关怀备至,让我深深明白,我不是一个人在和病魔做斗争。今年4月,我还被基地评为第四届“献身强军实践十大感动人物”。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褒奖,而是对前赴后继的红川人,对无数以“国有名、我无名,以无名、铸威名”的导弹官兵的认可。这份荣誉,激励着我时刻以一名英雄的姿态,为保障部队战斗力发起新的冲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字整理、人物摄影:朱 伟、廖丹阳、高轩宇、赵新珂,其他图片为本报资料照片,题图合成:刘 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声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建站基地立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建站基地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阅读量:2583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9773